当前位置:首页专题专栏校友之家学子风采正文

史维现就职于西雅图埃森哲与微软合资公司Avanade

2019-09-20  点击:0



铿锵玫瑰,风雨彩虹

1998年,我考入陕西省邮电学校(现陕西邮电职业技术学院),举家沸腾。当年陕西省中考满分540分,我考了522分,选择不少。面对诸多诱惑,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邮校。

邮校老师普遍心系学生、素质过硬,学生大多勤奋好学、出类拔萃。在这里,我结交了一生中最好的朋友,认识了让我受益终身的人们,激起了对知识的热爱,掌握了科学的方法,养成了良好的习惯,形成了高效的思维,为今后继续深造、走出国门、担任全球职务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当我们在学海潜心拾贝之际,外面的世界却已历经沧海桑田。时代风起云涌,中专生的地位一落千丈。2001年暑假,因为担心一年后毕业即失业,在刘洋老师的鼓励之下,我孤身一人南下闯荡。屡番受挫之后,听从王麦成老师建议回乡备战高考。八个月之后,经王乃奇老师指导,我考取了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。

本科毕业后一直在外企从事法律工作,先后获得在中国、瑞士、迪拜和美国工作的机会,也曾因为工作前往新加坡、菲律宾、德国、意大利、瑞典等国家,累计支持过数百亿元人民币的产品、服务及并购项目。2015年调往美国华盛顿州大西雅图地区工作,其间获取华盛顿大学法学硕士学位和美国华盛顿州律师执业资格。至今依然在企业从事法律工作,目前主要是建设公司在全球层面的战略合作生态系统。

十几年来,艰难和挑战从未远离,邮校的修炼一直悄无声息地帮助我过关斩将,朝着自己期望的方向步步前行。本科毕业时,我一心想进世界500强。但是,500强企业的法律部普遍不招收应届毕业生。一再受挫时,我想到了我在邮校的数字电路老师王栓存。当时,我对数字电路毫不开窍,作业一塌糊涂,鬓发斑白的王栓存老师大清早跑到学校操场上找我,耐心、细致地解析我作业中出现的问题,确保我充分理解、彻底消化。想到了我在邮校的班主任赵娟玲老师。我南下闯荡受挫,人生跌入谷底之际,赵老师一次次地鼓励我、理解我,毫无条件、毫无保留地接纳我。我终于鼓起勇气,多番努力,一路坚持,最终在本科毕业前夕签约当时的世界500强公司CSC,并在毕业后第一天前往新加坡接受培训。2010年,我被调往ABB瑞士总部工作一年,支持全球并购项目,语言仍有障碍,且一起工作的多是二三十年经验的资深律师,压力不是一般地大。到美国担任全球职务之后,各种压力也是层出不穷。重压袭来之时,我常会想起邮校。想起邮校的英语老师张彦林。当时,我酷爱英语,但家境贫寒,张老师长期破格让我利用英语教研室的学习资源。想起了时任学生科科长王金海老师。当时,我是一名特困生,王老师多方关照,不仅是勤工俭学的机会,还有那个年龄段的敏感与自尊。想起了我的同班同学张明,毕业后闯荡大江南北、祖国内外,克服了无数艰难险阻。想起了我的同班同学高小娟、米瑞华和张波,他们离开邮校后继续深造,如今为人师表,育人无数,其间亦是挑战不断。想起这些,心便慢慢沉静下来,自信起来,然后又有了前行的勇气和力量。

在国外的经历,我感到遗憾的是:中国的职业教育居然没落了二十多年。在德国,职业教育是经济发展的秘密武器,瑞士等国家对职业教育也高度重视。中国与之相差甚远。所幸地是,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开始探索、引领中国职业教育的改革,职业教育的复兴也许并不遥远。一旦职业教育重现辉煌,中国与世界在教育领域的差距会缩小一大步,中国在世界上的贡献与影响会大幅增强。

我衷心期待,职业教育早日突破重围,重现荣光。我期待,那些可亲可敬的邮校恩师们,还有那些卓尔不凡的邮校同学们,在提起邮校时,在提起职业教育时,能充满荣耀与自豪!而我,会竭尽所能,推动母校的复兴,推动职业教育的复兴。

 
编辑:校庆办